欢迎访问: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友情提醒:因为经常被墙,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 www.9991yy.com   www.9992y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狼骑士的日常】【作者:房东】

字数:50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狼骑士的日常

  在郊区,有时可以见到传说中的烟精灵。

  这些外型细緻的人型生物,皮肤像煤灰那样黯淡,表情更是冷漠到了极点。
  几个有幸见到他们的农民,总是说:「除非是为了打探情报,否则他们是不会出现的。」

  「始终和人类保持距离」、「几乎不可能与之交谈」,以上,是最常听到的描述。

  据传,有些人类商人曾与他们交易过。通常这都会被视为是无稽之谈。那些自尊心颇高的种族,是不可能对人类的商品或文化产生任何兴趣。

  但──也不知是否真的有例外,导致以下故事开始在乡下地方传开。

  有古代皇族血统的安,是一名未成年的烟精灵。她之所以会选择从军,既是为了保卫国家,更是想要在父母面前证明自己。

  但谁能料到,在人类结束了统一战争后,国际情势不再那么紧张。不少同期的精灵骑士都选择转行,连她喊得出名字的教官也都退休了。

  在酒馆中,举起空酒杯的安,义愤填膺的说:「再这样下去,民族性搞不好会有根本上的改变。」

  「也没什么不好啊。」一个打扮得像街头艺人的男性精灵说,「比起荒废田地,连虫卵也会被当成是珍馐的年代,这种和平到颓废的时期才是真正教我着迷的。」

  无论她怎么说,得到的大概都是一样的答案。有时,还会被嘲笑得更加厉害;不是嫌她跟不上时代,就是乾脆说她乳臭未乾。

  不只是酒馆,连其他地方,也都不再流行所谓的尚武精神。很显然的,多数人根本不期待战争,连试图延续战时气氛的想法都没有。

  像她这样开口闭口都是荣耀的人,反而才是最不正常的。

  於是,又一次的,安一回到宿舍,就开了瓶酒。在灌了至少四分之一瓶后,她开始对着自己的座骑诉苦:「时代变了──变得噁心、不重视传统。我说啊,大家都错了。堤提,你也同意吧?」

  堤堤是一只巨狼,外型不至於过分粗犷,却有着不输犀牛的肌肉和骨骼,身上的毛发极为细緻,还带点金属绿的光泽。据说这种生物是用上个时代的禁忌技术制造出来的,不仅寿命较长,还特别通人性。

  由於个性比较安定,又听得懂人话,所以饲养的环境与宿舍基本上是连接在一起,中间只隔一条走道。相处起来不仅没啥麻烦,还带来不少欢乐;大家都觉得,牠们血统其实与狗比较接近,因此,安只要一有机会,就会跑到堤堤的怀中。说好听点是联络感情,其实多数时都是在发牢骚。

  堤堤很聪明,但不可能对於国际政治多有兴趣。比起外头的种种,牠更是喜欢用自己的头和脸去蹭安的乳房和屁股。

  一下被刺激到那么敏感的地方,让安忍不住叫出来。还没发完牢骚的她,把酒瓶给封好后,小声说:「那些人其实不在我的意料之外,只是──我很讨厌自己过去几年的投资就这么浪费了。还有啊,我更担心,要是有大规模的裁军,可能就再也无法和堤堤见面了。到时候,你要怎么办呢?」

  她很难过,几乎是要哭出来了。堤堤则没那么失落,只是先表示同情,然后便开始扯下安的上衣,用嘴巴。上衣和胸罩的结构都很简单,也没脆弱到哪里去。她看来或许像个普通的女学生,但毕竟是军人,既没有化妆,也不会戴什么花俏的饰品在身上。

  堤堤不用花多少功夫,就让她的上半身光溜溜的;前凸后翘的,有如艺术品一般,如此美妙的曲线,很不利於战斗,让拥有美好肉体的女孩,迎接和平的时代,才是最为合适的。

  堤堤就算会说话,也不会试图扭转安的想法。当下,牠也只想着要怎样让自己的主人满意;任何观念上的差异,要嘛完全不在乎,不然就是交给时间去淡化。
  裤子由於有一条皮带,要是不想弄坏,安必须得自行解开才行。堤堤也是,会先用鼻子顶两下,好确认她的意愿。

  满脸通红的安,很快就把裤子脱到脚踝处,如此乾脆,让堤堤乐到猛摇尾巴。很快的,牠就把她的双腿分开。

  平常,要向堤堤寻求安慰除,希望获得单纯的舔舐和磨蹭之外,还有一些更见不得人,却也更有效的方法。对於勉强合乎嫁年纪的安来说,和同族人发生性行为就已经是很容易受到非议的,更别说是和自己的座骑发生关系了。

  她挑战的是基础常识,可不只有种族和伦理那么简单。要是真的传开来,不知会被取多难听的绰号,又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。她不在乎,不只是因为受到酒精的影响,骑士会选用这种纾压方式,在军中也早就是半公开的秘密。

  几乎每个和动物搭档的烟精灵都曾经走到这一步过,无论是狼或马,精灵族充满弹性的身体都能够彻底接纳。

  虽一直被视为是乱象,但由於统计报告指出,有合适发泄管道的军人比较不容易破坏公物和盗卖军品。在仔细衡量之后,军方终究选择对危害较小的一方。
 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好像正在组一个犯罪集团似的。知道的人不算多,特别是没传到父母耳中,所以她还算是有安全感。

  第一次和堤堤做的时候,安非常紧张。她终究是个是个要脸的人,不然也不会没事就把荣誉挂在嘴边。

  一但尝试过一遍,就在也无法自拔。几个同期的都是这样说的,还显然不怎么后悔。起先,她以为她们疯了。如果平常的申诉管道行不同,那是否要绕过几位长官,直接往朝廷那边报呢?

  可这样的话,就等於是拆散别人。再说,堤堤又是这些巨狼中最温柔的。在内心特别郁闷的时候,本来就会特别需要来自动物的爱;连这点滋润都没有,那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。

  基於人道,也是为满足好奇心,冷静下来的安,决定亲自尝试。非得要跨过某条线,否则就称不上是研究。而除非更过分,否则也称不上是堕落。再多次複习过这一点后,她开始主动勾引堤堤。

  非常顺利,至少──在行为上,他们都没感受到什么难处,凭藉着本能,不只是如此,平常就耳濡目染,或许才是主要原因。

  先是休假回老家前试了一次,之后,回到岗位上,他趁着宿舍没人时又来了几次。过不到一周,她养成几乎两天一次的习惯,也不管到底有没有人会看到。像今天,兴致特别高的时候,她可能刚起床就做了不只一次。要忍住淫叫声,不是件轻松的事,差点害她得内伤。

  而就算安已经很努力了,也还是吓到几个后辈。难怪,她的几位朋友说:「你哪里心情不好了,根本是热恋中的少女嘛!」

  「别那样讲!」

  那叫你荡妇好了。「

  「你们才是!」

  安不认为这些人有资格谴责她,首先,最离谱的几位前辈,每天衣服都不好好穿,一身坐骑的气味都没去掉就出门了。

  有几回,她甚至看到有个后辈连腿上的精液痕迹都还在,就先穿上网袜,被长官纠正后,一票人乾脆整个下空的,巴不得让附近的居民都瞧瞧,她们是一群可以跟坐骑发生关系的女孩。

  这就是狼骑士,她们的日常生活,连一向叛逆的人类都很难想像。

  她一边摸堤堤的颈子,一边说:「爸妈还不知道,可他们也不笨,总有那么一天,会──嗯啊!」

  堤堤先舔阴部,然后是肚子和乳房;牠也会咬咬她的左肩和锁骨,然后再稍用点力,去吸她的左乳房。牠要她别多想,尽管去感受就好。

  有一点乳汁香气,味道不重,但很香甜。受到精液的滋润,安的体质也变了,好像真能生下堤堤的小孩,真要变成那样,该怎么办呢?

  安没有问,因缺乏勇气。堤堤知道她在想什么,决定用行动来回答:挺起阴茎,挤开阴唇;平常连一根手指都很难进去的,如今不仅淫水足够,又添了一堆唾液来帮助润滑;於是,在一串尖锐的声响后,阴茎已经滑过了阴道中段,几乎要撞击她的子宫口。

  咬着牙的安,眼睛略为往上翻,淫叫声很难抑制住。此处的隔音也普普通通,因此,她多少可以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,还发现有至少两个人在交谈。

  「又是安,欲望深不见底。」

  「人类和羊之间都不会这样。」

  故意採用她可以听得到的音量,却还营造出好像只是在窃窃私语的感觉,让安本来麻痺许久的羞耻心又开始运作。在快要要哭出来的同时,阴道也使劲吸吮,把堤堤原先预想好的节奏都给打乱。

  垂下耳朵的堤提,没有停止抽插,只是花更多时间在控制呼吸上,还不忘舔舐安的额头和左脸颊;这比接吻还要能够让她安心,也比较不容易喘不过气。
  阴茎一次抽出大半,然后又迅速挺进;有时,还会整个抽出,趁安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就直接冲向最深处。鲜明的触感,让她的子宫下垂。

  子宫口微开,许多好害羞的声响也在这个时候发出,有如亲吻一般,甚至很像是在进行最激烈的口交;本来还有点痛的,可在经历了多次的冲击和磨蹭之后,安的雌性本能也开始活跃;以自己的子宫口,採取多个角度,去服侍堤堤的龟头;不会比舌头还灵活,却滑嫩到了极点。

  大口喘气的堤堤,实在有点招架不住。过没多久,尾巴略为下垂的牠,就吐出几近哀鸣的声音,像是在和安求饶。

  「没办法,我实在控制不住。」安说,双手合十的,传达得很清楚,但诚意稍嫌不够。该怎么补偿,她很清楚。

  「就射里面吧。」安说,眉毛抬高,「你最喜欢了,对不对?」

  因为很难清理,所以多数时,她都要牠进行体外射精。可今天不同,她有预感,要是没让体内再多一点东西,自己晚上铁定会睡不着觉的。

  「就这样,来──我不会反悔的,请尽可能的,把你的种子都交出来。如果,上天允许的话,就让牠们在我的体内萌芽吧!」

  安的真心话,足以让许多有同样经验的人都吓一跳。

  精灵和巨狼的孩子,从没听过。要是有这种可能性,烟精灵的皮肤颜色又很深,巨狼则是毛发很黑,产生混血儿,那大概是不挂着灯晚上就铁定很难找着吧?
  对这些生来只是做为工具使用的生物来说,有机会和主人发生关系已经是无上的光荣;如今,还获得佔据人家子宫的机会;即便堤堤已算是很熟悉安,也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  刚吞下一大口口水的安,为展现自己的决心,双腿轻轻夹住堤堤的腰;是可以像人类的地下画报那样,两腿在对方的腰后勾住,可这样就不好抽插了。
  先节制一点,她想,等下迎接精液时,感觉才会比较过瘾。

  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她,看来比娼妓还像娼妓,一点军人的感觉也没有,而提堤就爱她这样。

  在加重抽插力道的同时,还使劲舔过安的脖子。等把节奏提升至最快,牠又把那对发育良好的乳房给含到口中。

  一连串的「噗」、「咻」声响起,好几道乳汁直街冲向堤堤的舌头、硬颚与喉咙,而忙於的抽插,几乎要使牠忘记吞嚥。一直要到嘴巴都满了,牠才赶紧往后仰,让乳汁流过喉咙。

  已经快被吸光,安的乳房还是如此的饱满、坚挺。堤堤光是用鼻子顶着玩,都会觉得好满足。

  瞇起眼睛的牠,以一副快要融化似的表情迎接高潮。大量的精液直接冲向安的子宫口,而堤堤的龟头又几乎可以把她连子宫颈都给撑开。

  於是,大部分的精液不会只留在阴道里,而是直接灌满子宫,甚至侵入输卵管;安的肚子大起来了,和真的怀孕没两样。

  与其他的人型种族不同,烟精灵的外貌总是苗条的,又因为皮肤的颜色接近铁灰,所以远看更是有如一道狭长的阴影。

  这下子,比较像是一个複杂的涂鸦;肚子的光泽,好像能与乳房的线条相呼应;大量的唾液和汗水,更是强化狼狈和淫秽等感觉;构图複杂,既不那么抽象,又透着一种诡异的美。猛流口水的提堤,看得入迷。

  要过至少半天的时间,安才有机会把衣服穿回去。由於体重增加,辛苦的感觉,略大於羞耻;要是有人突然进来,她也找不到地方躲,甚至不见得能马上站起来。

  大量的精液不仅让她的体温上升,也令她的高潮变得粗暴、原始。

  和堤堤不一样,安总是要在精液有点流出去的时候才会高潮。

  一点透明的腺液,在安咬牙的时候喷出,却几乎没法给已经半凝固的精液带来任何明显的起伏。

  直到这一刻,一脸满足的堤堤,才小心翼翼的拔出阴茎。牠一边吞着口水,一边仔细欣赏自己的傑作。

  一段极为厚重的精液瀑布,自安的两腿间流出,不要多少时间,就几乎要淌满她所在的那一小块地面;像加工糖果那样,叠了一层又一层;不愧是巨狼的精液,比人型生物还要浓得多,一副非要对方怀孕的气势。

  她的屁股甚至肩胛都已泡在几乎不透明的精液池中,另外,她要是一口气喘得急一些,阴道的吸吮也会加快精液的流出。

  安一边用自己的乳房去碰触堤提的舌头,一边说:「你这个喜欢奸淫主人的变态。」

  事到如今,这种指控只能做为调味,在力道上是稍嫌不足的。

  堤堤也总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。对她来说,主人就是牠的妻子,牠不仅要一辈子守着她,也要把握任何机会让她怀牠的孩子,哪怕希望渺茫。

  想到这里,堤提是有点挫折,但至少,那过程是很美的。安也总是很欢迎牠,不然就不会甘愿让自己的肚子大起来,还是怀胎将近六个月的大小。

  她的年纪尚轻,却已经准备好要生孩子。他的父母要是瞧见了,铁定会很心疼。

  变得这么大,已经没法拿掉了。而那是真的有孩子才需要如此烦恼。安应该很喜欢小孩,虽然嘴巴坏了点,个性也有点幼稚,但要是确定怀孕,即便不到一周,她都不会选择拿掉。

  还不到能被称之为女人的年纪,却已经比许多女人还像女人,这是堤堤对安的感想。明明可以选择一个较为正常的伴侣,却只愿意和自己的坐骑做爱。
  这种浪漫,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,甚至被视为禁忌。可他们就是会继续下去。
  很正经的经营一段感情,认真负责到底。似乎,军中的那一套精神,用在私人感情上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
  「我永远爱你,你也要永远爱我喔。」安说,除命令之外,也带点请求的味道。

  深吸一口气的堤堤,从没打算让牠失望,湿气与热气令室内起了一层薄雾,安就在这片白色的迷濛中,和堤堤接吻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 www.9991yy.com  www.9992yy.com